在西伯利亚的冰面上快乐的奔跑。
小学生绘画大赛一年级组一等奖。
小学生作文大赛一年级组二等奖。
任性。

【毕廷】饮食男女

f__k:

其实是饮食男男


5k+一发完


tla日常














饮食男女


 


 


 


食色乃第一要事。


 


 


 


 


 


 


1


 


 


立夏,上海梅雨。


 


 


朱正廷难免没有伴着闹钟和鼾声醒来,在完整地睁开眼睛前先用手探了探右边的被窝——冷的,瘪的。他揉了揉眼角,试探着喊了一句:


 


“毕雯珺?”


 


没有答话。一阵脚步声响起,轻快而闷实的,朱正廷猜他没穿拖鞋。


 


毕雯珺很快出现在床边:“醒了?早饭都替你晾着五个小时了。”朱正廷闻言慢悠悠爬到床头去够柜子上的电子钟:12:37,他惊叹地望向毕雯珺:“老天!你怎么起这么早?”


 


毕雯珺在床沿坐下,伸脚踢了踢地毯上四处散落的空啤酒罐:“喝多了,憋水憋了一晚上,睡不着。”朱正廷带着嘲讽意味地笑了两声,期间双手悄悄环上他的腰,脑袋也不安分地贴上他的大腿,无意识蹭来蹭去。


 


“痒。”毕雯珺把手轻轻按在朱正廷头顶企图稳住,被晃了晃挣开了。朱正廷嘟囔:“会长不高的。”


 


“你本来也没机会超过我。”


 


“我说要超过你了吗?多长高几厘米拉高全国平均身高不行啊?”


 


“行。”毕雯珺听出他声音里或真或假一丝恼怒,很怕他刚醒就失手打人,于是从善如流地任其蹂躏自己的大腿,“你还不起吗?”


 


朱正廷快乐地把半张脸埋在他腿上:“又没事儿做,起来干嘛?”


 


“没事儿做?”


 


“怎么,你有事啊?”


 


毕雯珺无奈了:“感情你把我拖到上海,是带我来观赏你家室内装潢?”


 


朱正廷噎了一下,用拖拉绵长的语调说:“外面下雨嘛——”想想又觉得自己占理,再开口就理直气壮起来:“现在出去,你要我带你去喝黄浦江的水?”


 


毕雯珺想你可真够意思,我要真喝你又敢带我去?但最后还是屈服了:“那你就在家赖着?”


 


朱正廷眯起眼睛:“还没想好,你先再陪我睡个八小时的。”


 


 


2


 


 


一觉醒来快接近傍晚,朱正廷勉强尽起地主之谊,带毕雯珺去正大广场吃港丽。位子是提前订好的,正靠着整面弧形的落地窗,可以俯瞰将上海分割成两块的界限旁万国建筑金色的暖光和东方明珠上五颜六色的彩灯。


 


毕雯珺本着游客心理拍了几张照,朱正廷拿起菜单:“这里几道招牌都挺好吃的,你想吃什么?”


 


毕雯珺全权授予他点菜权利:“随你。以前经常来这儿?”


 


朱正廷翻了翻菜单:“还好,上大学的时候来过几次。干嘛?”


 


“看你很熟练,还订观景桌。”


 


“你别说,”朱正廷笑了,“这还是我第一次坐窗旁边,都是为了你啊小毕同学。”


 


毕雯珺毫无灵魂地拍了拍手:“哦耶,万岁。”


 


朱正廷:……


 


菜上齐了,朱正廷拿起可乐:“和未成年小毕喝阔落,干杯。”毕雯珺没理他,筷子戳了戳离他最近盘子里的金黄色块状物:“这是什么?”


 


朱正廷孤独地闷一口饮料:“油条墨鱼。外面是炸油条,里面包了墨鱼块,蘸甜辣酱吃。”


 


毕雯珺于是戳起一块,筷子捅进油条发出清脆的声响,他蘸一下酱,一口塞进嘴里。


 


最先迸发的是甜辣的口感,油条本身没什么味道,胜在火候适中表皮松脆,咬开后包裹于其中的墨鱼块则饱满弹牙,肉质鲜嫩而不老道,清甜的墨鱼肉汁和甜辣酱混合在一起,刺激味蕾的同时又添一份回甘。


 


毕雯珺把嘴里的咽下去,又戳起一块,不蘸酱直接上口。只有油条的面香和油酯香味与墨鱼的嚼劲爽口,少了甜辣酱的引味,却把墨鱼的原汁原味发挥到了极致。


 


朱正廷一边吃一边好笑地瞧着他:“怎么样?”


 


毕雯珺想了想:“再点一份吧。”


 


 


3


 


 


吃完饭雨正好停了,毕雯珺和朱正廷沿着环形天桥消食。朱正廷从手机相册翻出一张图递给毕雯珺:“你看。”


 


是黄明昊的照片,就在他们现在站的位置,背后是东方明珠和水族馆,他少见地露出一副寻常未成年的面孔,笑着比茄子手。


 


毕雯珺有感而发:“我也到了看着他小时候的照片会欣慰的年纪了。”朱正廷笑弯了腰,说要把这句话发给黄明昊:“我之前和他来上海玩也吃过港丽,他那个时候特别喜欢厚多士。”


 


毕雯珺回味了一下晚饭的味道:“那真是他小时候了,还喜欢甜口,最近跟着范丞丞吃钵钵鸡,不是咸就是辣。”


 


朱正廷深表同意:“我很怕哪天看到他俩一起吃煎饼卷大葱,或者生吃蒜瓣。”毕雯珺于是脑内演习出两人握着大葱边甩边啃,口中散发恶气的画面,在五月的闷湿里憋出一身冷汗:“要命。”


 


绕着天桥走了三圈,朱正廷走不动了,生拉硬拽把兴致勃勃看游客拍纪念照的毕雯珺扯回正大取车。毕雯珺坐在副驾心满意足,很高兴地对朱正廷说:“上海的外地游客真好看。”


 


朱正廷:“...你也很好看。”


 


毕雯珺又说:“我又饿了。”


 


朱正廷大惊失色:“......你是猪吗?!”


 


如果毕雯珺是猪,那么朱正廷也得是饲养员,何况不可否认的是经过方才短暂的消食,朱正廷肚子里也有点空。他回忆起丁泽仁有一天在范丞丞吃饭时作的打油诗:“十几岁的小年轻,吃饭赶上大跃进。”


 


全世界的小年轻大概都是这副德性。


 


朱正廷想姓毕的铁了心要来上海增肥,自己作为半个东道主也难逃增重,叹了一口气无奈地问他:“你想吃什么?我来做。”


 


“米其林三星。”


 


好,你狠。朱正廷在后视镜里冲毕雯珺扬起一个笑脸:“你为什么不试试吃屎?”


 


 


4


 


恋爱后贫嘴本质越发暴露的毕雯珺不慌不忙地顺了朱正廷炸成一圈的毛,然后用整个车程的时间思考了一下,在朱正廷用钥匙开家门时说:“想喝鸡蛋茶。”


 


鸡蛋茶朱正廷小时候常喝,加了蜂蜜和白砂糖的蛋液一边搅拌一边冲进滚烫的沸水,喝起来滑口养肺。以前在韩国的时候年纪小的几个用嗓过度,朱正廷也在宿舍给他们冲。但毕雯珺之前从未提起过,朱正廷奇怪:“你知道这个啊,你不说我以为东北不这样吃呢。”


 


毕雯珺脱下鞋整整齐齐地摆在玄关:“在韩国看你做过,一直想试试。”


 


“那为什么没跟我说?”朱正廷走进厨房打开冰箱,挑了两个鸡蛋。刚要转身就被毕雯珺从背后抱住了,闷闷的声音从颈后传来:“......跟你不熟。”


 


朱正廷恍然,参加偶练前他和毕雯珺完完全全普通同事关系,在食堂碰上是否打招呼都要犹豫十秒:真的不熟,即使有祖国同胞和黄新淳李权哲这两层联系。毕雯珺几乎不参与他们的外出活动,但向他申请援助时也绝不拒绝,又是个话少的,自己坐在练习室或者餐桌或者随便哪个角落都能自如放空,仿佛有一层冗厚的隔膜把他包裹起来,脱离了凡人的次元。


 


黄明昊当时怎么形容他来着,“四大皆空无念无求,毕道友飞升在即。”


 


朱正廷没想到毕雯珺在那时候竟然就默默观察着自己,不由地想象起刚满20岁的毕雯珺,在他被一圈小孩围起来时静静坐在角落里,悄悄眨着眼看过来......一时好笑又心软。毕雯珺好像知道他在脑补什么,不轻不重掐了一把他的腰:“别自恋了,我闻到味道以后光明正大看的。”


 


朱正廷很臭屁地认为他是因为害羞才不愿承认,心情很好地反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拖起187的人形挂件走向灶台,他在一个瓷碗沿上磕开鸡蛋,扒拉开毕雯珺缠在腰间的手塞给他一双筷子:“打蛋。”然后伸手用电水壶接水。


 


毕雯珺下巴垫在朱正廷肩膀上,双臂绕在他腰侧不情不愿地搅拌起蛋液,朱正廷听着水壶“咕噜咕噜”的水泡声和筷子敲在瓷碗上的清脆声响,侧头问毕雯珺:“明天好像不下雨,想去哪里?”


 


毕雯珺不假思索地在他耳边吹气:“跟你在一块。”朱正廷耳根子软,不禁撩,吹一下红一片,毕雯珺每次都觉得很神奇,得寸进尺地用虎牙磨了磨他的耳垂。


 


朱正廷差点跳起来,一张脸红了大半:“别瞎搞,你还要不要吃宵夜啦?”毕雯珺顺坡骑驴丢下手中的碗,把朱正廷托到料理台上,神情很真挚:“吃的。”


 


朱正廷居高临下地看向他:“你要是敢说要吃我,我就把你揍回东北。”毕雯珺准备好的土味情话被揭穿,噎了一下,只好用嘴堵上朱正廷恐吓力为零的威胁。


 


 


 


再往后便是爱侣间旖旎情事,在此按下不表。


 


 


5


 


第二天早上还是毕雯珺先醒,他迅速地处理了闲置一晚有些变质的鸡蛋,然后把低脂牛奶煮开,拿出麦片,去叫朱正廷起床。


 


朱正廷起床气外加腰酸背痛,很不待见他:“走开。浪费食材的色胚。”毕雯珺捧起他的脸从善如流地认错:“对不起。”


 


朱正廷使劲翻白眼,恋爱前毕雯珺是腼腆贴心乖巧好弟弟,恋爱后成了没有底线嘴贱耍赖厚脸皮,青涩小毕进化成老油条,朱正廷看着那张依旧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脸,很想自瞎双眼回到过去。


 


毕雯珺不同意:“你再不起我就要亲你了。”


 


朱正廷不为所动,挥挥手示意他自便。他的节操和毕雯珺的脸皮攀比着一个更碎一个更厚,到如今只剩下一个艹字头了。毕雯珺却反常地没有出手,朱正廷费力睁开一只眼睛询问地望过去。


 


毕雯珺义正言辞地盯着他:“我怕我控制不住后续动作,我有点太喜欢你了。”


 


...靠。朱正廷把头埋进被子,一大早上的又脸红,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刷牙的时候朱正廷把牙膏挤没了,含着一嘴泡沫冲客厅嚷嚷。毕雯珺闻讯赶来,打开洗漱台下的柜子:“我记得之前去parkson的时候买过。”朱正廷于是好奇地探下头朝柜子里张望,只见毕雯珺翻了翻,果真拿出几管牙膏。


 


儿童款,上面印着pororo。


 


草莓味。


 


“这位儿童,你有事吗?”朱正廷满脸嫌恶,“恶意装嫩,扣分。”


 


毕雯珺十分不以为然:“这个很甜。再怎么着也比你的石灰乳好。”


 


朱正廷想起自己之前跟风屯的新西兰蜂蜜牙膏,结果在队里混着用了几次后发现大家都对这奇怪的味道深恶痛绝,遂赐名石灰乳,过分者甚至称其为马尿,不惜埋汰自身以达到诋毁此物的目的。两厢对比之下,朱正廷快速地接受了草莓味儿童牙膏的设定。


 


但他装得很像:“好吧,谁让我宠你呢,用就用吧,爸爸爱你。”


 


毕雯珺又一次毫无灵魂地欢呼:“欧耶。”


 


朱正廷:......


 


 


6


 


早餐时毕雯珺说想去上戏附近转转,朱正廷舀着麦片的手一顿:“因为我吗?”毕雯珺右手撑着脸,左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敲击桌面:“八成吧。看看你以前待过的地盘,也许可以身临其境一下。”


 


朱正廷点点头:“那还有两成呢?”


 


“想去静安寺吃斋饭。”


 


静安寺不卖斋饭。毕雯珺好可惜。


 


工作日早高峰后不堵车,朱正廷轻车熟路地停在上戏门对面,没熄火。毕雯珺越过他看了看门匾上的校名:“怎么了?”朱正廷定定地直视着“上海戏剧学院”六个字,带点犹豫地回答他:“我不好形容,就是......近乡情怯?还有点觉得,时间跑得太快了。”


 


他说完就住了口,还是一动不动地盯着校门,只悄然间挺直了脊背,蝴蝶骨相互贴近,类似正襟危坐,但更偏向他从前跳现代舞时的准备动作。毕雯珺瞟了他一眼,想了想开口说:“不是时间快,是你走太快了。”朱正廷闻言把视线投到他身上,苦笑一下:“我想也是。”


 


没过一会朱正廷又说:“其实我不想这么快的,现在......有点仓促,很多事情比我原来的规划提前了太多。就是还没学会走路,已经被迫飞起来的感觉。我觉得自己还不太适应目前既定的位置,可是已经没有退路了,有时候,或者说很多时候都很手足无措,周围走得比我还快,我就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但其实会有点抵触,甚至后悔。我的大学老师听说我去乐华面试的时候,特别失望,我一直想证明自己的选择没错,结果大概还蛮事与愿违的。”


 


毕雯珺静静地听他说,没回话,朱正廷也觉得突然说起这些有点尴尬,赶紧扯了别的话题:“我还是先别回学校了了。你饿不饿,我带你去吃饭?”


 


10:24。毕雯珺把表藏回袖口里,沉默地点了点头。


 


久光后面的愚园路上有朱正廷以前常去的一家轻食店,装潢格外粉嫩,乍一看以为是“闺蜜下午茶”标配的咖啡馆。毕雯珺脚步迟疑地跟进去,差点被萤粉色的LED灯管灼伤双眼。


 


朱正廷感叹道:“我真的超常来这里,有时候晚上会和同学来看球,这家的鳗鱼都很好吃。”毕雯珺十分信任朱正廷的口味,于是对这家店的外表少了几分芥蒂。午饭是鳗鱼鹅肝双拼饭和手打猪排定食,以及定番百事可乐,朱正廷拿筷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猪排,难得的对食物产生难以下咽的心理。毕雯珺也不太想吃,早饭吃的晚,午饭又太早,于是想了想续上了原先的话题:“你要做的话,应该都能做好的。”


 


“啊?”朱正廷抬起头,迷茫地瞧着他。毕雯珺慢条斯理地说:“几年前在韩国的时候,你不是在改舞蹈风格吗,那会儿我也对自己的定位想不太明白,但是在练习室看过你抠舞以后,总感觉我还是不够格。你已经对自己很严苛了,不用急于求成,小平同志怎么说的,韬光养晦,你稍微放慢脚步也许比较好。”


 


朱正廷愣了半晌,用筷子敲了敲盘底,憋出一句:“你果然很早就在视奸我啊!”他其实很少把负面的想法跟别人讲,202时期和Justin相依为命,也只是互相鼓励,不安往往都是独自消化,这么直白地大倒苦水也是头一回。没想到毕雯珺对他扭捏又繁琐的惶恐直接回以一击直球,有点幸运过度消化不良的感觉,只好顾左右而言他。


 


毕雯珺不以为然地再接再厉:“我好像很早就对你有感觉,一直观察你很正常。”


 


朱正廷听了,恨不得耳朵从头上掉下来,耳尖通红地想这天没法聊下去,转而夹起一片鹅肝塞进嘴里。鹅肝烹得鲜香,和鲜甜的鱼子酱伴在一起口感醇厚,入口即化。他想毕雯珺看起来呆愣的像根木头,内里竟然是很柔软的人。


 


 


“吃到身上了。”


 


“哪里?”


 


“骗你的。”


 


“......毕雯珺你无不无聊?!”


 


 


 


7


 


食色性也。


 


他们应该放纵地品尝,大口吞食忧虑与欢欣,饮下黑夜和黎明,咀嚼孤独及彼此。


 


然后他们放纵地去爱,将腹中一切的苦难、幸福,尽数糅合于一处,再融于身体里每一根经络,每一条血管,每一块骨骼;他们是同胞而生,是日与月,是黄昏与曙光,是须弥与芥子,是节气更替的轮回。


 


是酸甜苦辣,是人间百味。


 


 


这便是他和他。


 


 


 


END


 


其实是私心美食推荐文章

评论
热度(478)

© 亓卌卌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