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伯利亚的冰面上快乐的奔跑。
小学生绘画大赛一年级组一等奖。
小学生作文大赛一年级组二等奖。
任性。

【毕廷】那些毕雯珺知道的关于朱正廷的事

Au!Nb:

点文


5000+


he












 


 


1


 


 


朱正廷的备注很直,很正常。


 


姓贾就叫黄明昊,姓饭就叫范丞丞。


 


很幸运的,他的联系人列表里没有白某某。


 


于是毕雯珺成为他的第一顺位联系人。


 


 


2


 


朱正廷拿这说事:“雯珺啊,你看你对我多重要,第一!”


 


毕雯珺无语,要是没有他卜凡就是top1,谁比谁高贵。但他还是说:“谢谢,我也爱你。”


 


朱正廷一巴掌拍在他背上:“谁爱你了?自作多情。”


 


毕雯珺被打得一踉跄,狼狈地翻个白眼。你是仙子,世人终归畏死,求仙问道长生不老,无人不爱你。你该懂等价交换,世人爱你,你也得爱世人。


 


当然他不会说不能说也不敢说,只好告饶:“我单恋、单恋。”


 


好惨。毕雯珺被笑地得意洋洋的朱正廷抓着胳膊往便利店扯。被暗恋对象强迫承认单恋是种什么感觉?


 


 


 


很他妈扯蛋。


 


 


3


 


毕雯珺有时候也看同人文。他有起点的前科,接受度高,可以当着staff的面装作刷微博脸不红心不跳地点进cp超话。艺术来源生活,艺术高于生活,十篇毕廷现背文八篇他暗恋朱正廷,其中的七篇被黄明昊发现然后助攻,六篇被黄明昊和范丞丞发现然后助攻,五篇被乐华所有人发现然后助攻。


 


可惜啊!毕雯珺看了眼正忙于抬高辈分的忙内组,痛心疾首。这仨要是能看出点什么,他就去学用脚趾头耍“智能旋风”。


 


说来神奇,301帅哥群里唯一知道他龌龊念头的,竟然是丁泽仁。


 


丁泽仁,丁泽仁是什么人?是直人,是母胎solo素人。毕雯珺纯纯的初恋从被他看穿的那一刻起就不再青春美好,转而蒙上灰色的耻辱阴影。


 


“你别这么悲观。”肇事者还来安慰他,“要不是我上次借你手机看到通讯录,没人知道你喜欢正廷。”


 


毕雯珺闭上眼:“......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丁泽仁看他一副装睡不想理人的样子,兀自打开iPhone前置摄像开始苦练自拍技术。他一边将床头灯挪至脸边一边想,姓朱还能从列表底端跃到最顶,就算是英文备注Adam也该荣登榜首,一水的汉语里Austin实在太过醒目,对不起兄弟,我要是连这都窥不出端倪恐怕得做魔法师。


 


毕雯珺听到耳边不断的咔嚓声,心里也绝望,绝望在朱正廷是个大猪蹄子,Austin用的好好的,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却突然把英文名换成Theo。其实朱正廷不管叫啥,叫猪肝猪肺猪腰子或者BeibeiAustinTheo都不打紧,毕雯珺总能找到理由把他安置在联系人首位,只是有了Austin这个理由,他便能顺水推舟地骗骗自己,他也只是因为A才位列第一嘛。


 


 


 


所以Adam到底为什么不能有姓名。


 


 


4


 


朱正廷的普通话很差劲。


 


著名的南徽人,“呢”“了”互换是常态,前后鼻音也可有可无,黄明昊黄迷昊,范丞丞范辰辰,毕雯珺毕围珺,有什么差别呢?人不只长耳朵还得长脑子,突触随意传递生物电,他甚至不用开口都能轻松唤来需要的人。


 


毕雯珺一开始不习惯,他最初不算在被经常需要的范围内,朱正廷找的最多的是黄明昊。温州讲吴语,未成年不时说些侬啊吾啊以啊,把生理上成年的带得更偏,公司又要求讲韩语,毕雯珺回想起朱正廷混说四门语言的日子就下意识汗毛竖立,北方人对语言还挺苛刻。


 


前年春节他们还在公司的时候,朱正廷突然来敲他的房门,请他帮忙在宿舍挂个灯笼,毕雯珺点点头跟着去了,结果朱正廷找好了帮手才发现黄明昊留在桌上的纸条:难得放假,他和范丞丞李权哲联机对战,鸽人还鸽得理直气壮。


 


毕雯珺随意说了句太可惜,转身想回温暖的被窝继续发呆。朱正廷一把揪住他羽绒服帽子的毛边,力道之大令人咂舌,脸上还是温柔的:“能陪我去下便利店吗?”


 


毕雯珺瞥了眼窗外的积雪,又仔细感受了一下朱正廷手掌的力道,结论是去是死不去也是死,只好再点点头。


 


一出门毕雯珺就后悔了,当代东北人被暖气惯坏,面对零下几度的柏油路也怀有莫大的敬意,倒是安徽人凭着无知无畏的天真以及暖贴,硬生生扯着他在大雪里挪到便利店。他们紧紧挨着,手挽手地逃进自动门,朱正廷扯下口罩露出通红的鼻头,眼眶也被冷风吹得泛红:“雯珺你不是北方人吗,怎么比我还怕冷?”


 


毕雯珺正忙着抖掉帽子上的雪屑,心想你不要叫我围珺,但还是乖乖答了:“装了空调和暖气,中国人都一样怕冷了。”


 


“这样啊哈哈哈,”朱正廷笑起来,“那为了感谢怕冷的东北人愿意陪我出来,请你喝热饮!”


 


结果结账的时候朱正廷翻遍口袋只找到一张皱巴巴的餐巾纸,毕雯珺从羽绒服内层意外翻出了一张1000韩元的纸币。


 


于是朱正廷断掌一拍,买下一瓶热咖啡递给毕雯珺:“快喝,喝完我们回去。”


 


毕雯珺没喝,只是拿着那罐雀巢咖啡,手指在拉环边缘摩挲了几下。朱正廷奇怪地望着他:“怎么了?你不喜欢咖啡?”毕雯珺摇摇头,想了想打开易拉罐递过去:“太冷了,你也喝几口吧。”


 


他说的时候没觉得什么,仿佛素日屁话搭不上两句的普通同事互换口水天经地义,关怀而坦荡的目光注视着朱正廷,几乎让朱正廷觉得自己不喝便是一种罪过。于是两个人站在便利店门边你一口我一口解决了那罐咖啡,把空罐子丢进垃圾桶时朱正廷皱起眉轻声说了一句:


 


“好甜。”


 


是中文。


 


毕雯珺重新戴上帽子,舌头在口腔里滚了滚,回味几下廉价咖啡的余味。


 


 


 


 


是怪甜的。


 


 


5


 


朱正廷挺难懂的。


 


这段话如果发到301帅哥群大概会有11个人出来反对,连直人丁泽仁都敢说能摸清一点队长的习性心思,但毕雯珺还是觉得朱正廷有时候奇怪到难以置信。


 


这年头来当练习生的都是小年轻,大家都是单身青年男性,生理需求是必要的,谁还不懂谁呢。于是每周五的晚上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停止练习,各回各家掏出珍藏的1TB细细欣赏。这在乐华成年圈几乎是无言的约定,剩下的未成年被随意糊弄,天真地认为周五晚间是法定节假日。


 


毕雯珺也有需求,但他频率低,基本两周放纵一次,按计划单周看片双周补觉。那周是他的睡眠日,于是便窝在被子里,手机静音放着《傲慢与偏见》——2005版的,毕雯珺偏爱凯拉·奈特利的颜。


 


为了睡眠和观影双重体验,毕雯珺关了灯拉了窗帘,看了二十分钟左右,眼皮渐渐抵抗不住相互的吸引力缓慢闭合,就在他快要毕公梦蝶时,门被轻轻推开了,一个身影窜进来。


 


毕雯珺抬起眼皮一瞧,是朱正廷。


 


“我打扰你了吗?”朱正廷穿着件宽领的白t,怀里抱着几罐啤酒,很无辜地盯着毕雯珺的手机屏幕,“......你平时那啥都看这种片啊?”


 


毕雯珺瞥了眼正在问候伊丽莎白父母的达西先生,沉默地锁上了手机屏。他把头闷在被子和枕头的间隙,只露出一只眼睛眯向朱正廷:“干嘛啊?”


 


星期五晚上是所有人的私密时间,任谁闯进来也不爽,毕雯珺周身散发着乱七八糟的气息,配合上他蜷在棉被里的颓废动作,朱正廷好像看见一只冬眠期的大熊。他把啤酒一罐罐垒在毕雯珺床边,头也埋进那条小小的缝隙,两只眼和一只眼面对面。他小声说:“雯珺,我告诉你哦,隔壁练习室那几个,说要互撸,跑到我们寝室来开通宵片趴,我吓死了,所以过来找你玩。”


 


毕雯珺登时也被惊得腾身而起,一个鲤鱼打挺差点撞着朱正廷的头,他瞪眼瞪出抬头纹,声音却下意识压得和对方一样低:“真假?玩这么大!”


 


“真的真的,你想去看还来得及,他们刚开始放呢。”


 


毕雯珺无语,余光瞥到床脚的几听啤酒,难免好奇:“那你怎么跑到我这来了?”


 


朱正廷冲他嘻嘻一笑:“我猜的,你今天一点也不躁动。”


 


我平时也不躁动,毕雯珺无奈地把腿从被窝里抽出来,庆幸这周是双周,要是真解决到一半被硬生生打断,他怕是下半生幸福也要不保。罪魁祸首没有一点愧疚的意思,反而拿起一罐啤酒:“上次本来要请你,结果还拿你的钱喝了咖啡,这次我要请回来,来喝!”


 


都是成年好几年的人,对啤酒没什么讲究和推脱。毕雯珺缩起肩敷衍几下:“喝喝喝——”说着“嗤嗤”两声开罐声,也没碰杯,朱正廷就对着瓶口咕咚咕咚下去,半瓶酒转眼进了肚子里。


 


毕雯珺看着他喝酒如喝水的气势,心里难免也被激发起一种“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豪情,不甘示弱地往腹中填水。几轮下来,罐头空了五六个,朱正廷才堪堪停手:“雯珺,缓一下,别喝太急。”


 


虽然怕冷但酒量仍在线的东北人乖乖止住扣开第七个拉环的手:“我以为我们刚刚喝的已经够急了。”


 


朱正廷有些心虚地移开视线:“哈哈,你还蛮能说,我以为你是根榆木呢。”


 


毕雯珺想你也挺行,当着面就说人是榆木脑袋,想着想着又奇怪:“你不用解决吗?”


 


朱正廷解释道:“啊,我频率没那么高的,基本两周一次就行,这周轮休。”


 


嘿。毕雯珺笑了,还挺巧。朱正廷不明所以地望向他,手上没忍住又开一瓶:“笑什么?”


 


“觉得我俩有缘,在想要不要搭伙。”


 


“......你认真的吗?”


 


毕雯珺一脸假真挚:“看你愿不愿意啊。我也轮休制,单双周更替作业。”


 


朱正廷一巴掌呼上去,声音没刚进来时那么轻柔了:“边儿玩去。想得美。”


 


 


6


 


那天他俩把朱正廷带来的啤酒吹了个精光,脑袋都游走在飞升边缘。朱正廷枕在毕雯珺的床垫上,侧着头喊他:


 


“雯珺啊。”


 


又是围珺。毕雯珺随便应了一声。


 


“我好羡慕你啊。”


 


毕雯珺脑子不清楚,下意识把这句话归结为商业互吹,于是他也爬起来,把头抵在被子上真挚地说,我也羡慕你,正廷。


 


朱正廷就笑起来,边笑边喘:你别吹了毕雯珺,你羡慕我干嘛。算了,你喝多了,不跟你计较,我要走了。说着踉跄站起身,摇摇晃晃往门外走。


 


毕雯珺恍惚间想起他来这的缘由,连忙拽住他的脚踝:你们寝还在开片趴呢!


 


朱正廷摆摆手:没有啦,我骗你的。我走咯。拜拜。


 


于是毕雯珺放下手坐在地板上,看着朱正廷一摇一摆的背影,深切地觉得朱正廷真是——太奇怪了。


 


 


7


 


毕雯珺唯一记不得的,是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喜欢上的朱正廷,好像在朱正廷能正确喊出“雯珺”两个字之前,他的眼神就黏在那人身上很久了。但他大概天生有道缘,心随自然,想不通就不想了,明天的饭总比今天的好吃,日子浑浑噩噩稀里糊涂地过,不难为自己也不为难他人。


 


被公司塞去大厂之后毕雯珺也没有太大变化,只是从中分小毕变成二八分小毕,颜值滑了一个档,等级也跟着变得不尽如人意。他本来也挺难受,但是一下台还没来得及开口,范丞丞鼻子已经红了一半,几个哥哥弟弟连忙抱着安慰四处找纸,毕雯珺不由自主地加入护孩大队,哄好范丞丞后心里只剩下莫名其妙的自豪感。到宿舍后他把同寝三个人的物什一样样取出来摆好,取到洗漱用品时朱正廷悠悠登场。


 


“来了?”毕雯珺正把李权哲的衣服扔到柜子里,随便指了一处让朱正廷坐。


 


朱正廷探头一瞧,他指的方向正好是一只垃圾桶。新上任的乐华队长叹一口气,开始进行成员开导工作:“雯珺啊,丞丞都伤心成那样了,你要有什么不开心或者困难也千万别憋着,说出来大家帮你一起克服,好吗?”


 


毕雯珺认真想了想:“我还行,没那么不开心。”


 


朱正廷新官上任就遇见一道油盐不进的坎,颇为棘手又无可奈何,站在垃圾桶边看毕雯珺搬空了三个箱子,半晌吐出一句:“我还是好羡慕你。”


 


这次毕雯珺神志清醒,且对说话人的感情有质的升华,终于没再把同样的话当做恭维,他直起身和朱正廷对视:“为什么?”


 


朱正廷没答话,毕雯珺也不说话,大眼瞪大眼,氛围尴尬。丁泽仁不合时宜地闯进来,大咧咧地打招呼:“正廷你也在啊!”


 


“啊。”朱正廷笑了笑,“雯珺把东西都收好了,你们再整理整理,等会好了一起下去吃饭啊。”


 


“行。”丁泽仁和毕雯珺一起目送队长离开,房门关上后立马表情严肃地逼供:“你俩是不是干嘛了?”


 


毕雯珺满腔疑惑被不明不白地糊弄过去了,心里烦躁加郁闷,回答也没带好气:“我倒是想。”


 


丁泽仁吃了个软钉子也不恼,只是很严肃地拍了拍毕雯珺的后背:“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毕雯珺:......谢谢。


 


后来毕雯珺仍未努力,在公司怎么相处在大厂里就是Ctrl c+Ctrl v,交流有,skinship也有,只是不咸不淡的,让人看了都觉得寡味。这个“人”特指丁泽仁,他总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痛恨毕雯珺的不作为。有啥好气的,毕雯珺左耳不进右耳出,大家都是母胎solo,没有指导这一说。他面对朱正廷有他自己的一套,并不过多做些什么,但朱正廷同样摸不清毕雯珺这个人,这样的距离让他舒适也心安,小心翼翼地维护着。淘汰不算什么,他想,他们终究会以乐华的名义一起出道,只是一年半的时间里必须断断续续的见面,这无法使这份单方面的感情产生波澜。


 


直到总决赛前毕雯珺都是这么想的。


 


现实也确实骨感。4.6的凌晨,在毕雯珺听到尤长靖三个字时,心里最初泛起的是坦然:粉丝尽力了,他也尽力了,能卡10也不错,至少他和出道位曾有无限接近的机会。然而当毕雯珺抬起头,金字塔上一双盛满泪水的眼睛直直撞进他眼底时,他突然愣了:朱正廷明明站在出道位上,神情却是悲伤的,本该欢呼拥抱的时候,他却一个人站着,握紧双拳难过地望着自己。


 


毕雯珺看着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心底的那一点积郁释然了,他不自觉也不受控制地红了眼眶,却坚持扬起嘴角,对着朱正廷招了招手。


 


他看到朱正廷也笑了。


 


 


8


 


“你到底羡慕我什么?”


 


“我羡慕你安逸,羡慕你从容;羡慕你有爱,却不为爱所动;羡慕你永远是你,而我早已不是我了。”


“我更羡慕你,因为”


“你正为我所爱着。”


 


 


9


 


毕雯珺知道关于朱正廷的很多事,有一件事他记得最清楚。


 


 


他爱朱正廷,而朱正廷,恰好也爱他。


 


 


 


 


 


END




请爱我,给我一点红心蓝手【跪下了 【为了出逼没有尊严


  @加蒙 点文请收好!





评论
热度(1458)

© 亓卌卌卌 | Powered by LOFTER